VANCOUVER日志23

下雪也可以停课?

上周六下午温哥华的第一场雪来了。当时我在屋内开着台灯看书,一整天没出去,竟然下雪这样轰动的天气新闻是晚上别人告知。听说下雪后我穿睡衣拖鞋就跑到外面看,一打开门,哇,新鲜到不能再新鲜的空气,洁白到不能再洁白的雪地,我高兴地笑着,想大喊,但是终究没有喊出来。事后想想,笑什么?没见过大雪啊?傻啊?

昨天,周日,雪是纷纷扬扬越下越大。同学们一直在讨论着星期一到底要不要上课的事情。在国内从来没办法想象学校因为下雪停课的现象,在这里却是很普遍的事情。听他们说,每次下比较大的雪都会停课。所以,和他们一起怀揣着一丝希望,希望学校或者政府能给一个官方的公告。其他的学校陆续公布停课,但是我们学校一直毫无动静。

今天起个大早,一出门傻眼了,在国内从来没见过这样厚的雪,都超了脚脖子好多。到SKYTRAIN坐车,人很多,好不容易上了一辆,火车还走得很慢。到了学校已经是8点10分。
数学老师SAM比较敬业,这样的天气,人来得不多,照样开了课。虽然课中间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但整个教室也没有突破过15个人。上完数学,同学们都回去了。我说看哲学有没有上,进去之后学生加我一共5个,老师在上面说今天由于人太少,不开新课了。在教室看书,有问题的可以问他,没问题就可以走人。一说,大家都散了。
我在8点就听说英语老师没来了,JIMMY又去确定了一下,门口贴着停课通知。虽然刚过完两天的假期,但是这一天的假期延长还是让人感到很兴奋。经济老师说过,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喜欢老师临时有事放假一天的感觉,因为人大部分都比较喜欢看眼前的利益。说的也是,一个学期交那么多学费,一节课合人民币可不是小数目。停一节课就相当于烧一沓钱呢!道理归道理,愉悦的心情还是无法抑制。下雪了,总得有个活动纪念一下啊!几个朋友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决定去北温SARINA家里玩雪。

北温真是一个好地方,做SEABUS一路风景目不暇接,照相机快门喀嚓喀嚓一直闪,生怕漏掉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细节。SARINA的男朋友是一个人很好的韩国人。我们在她家见面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整装出门气势昂扬走向公园。打雪仗,堆雪人,摆POSE照相。更多细节在此不表。

玩到尽兴,大家都饿了,去了一个很出名的日本餐厅,10块钱ALL YOU CAN EAT,价钱合理环境幽雅而且饭菜很不错。席间大家操三门语言交流,广东话,普通话,英语,想想真有趣,大家不断地换话题,出现沟通问题就用英语交流。那个韩国人一脸迷茫地跟我们说“你们的话题 为什么一直在变啊?一个话题刚提出来不到一分钟就有别人插话然后大家跟着讨论插话的人提出的话题,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话题从来没有过任何结论。这也许就是差异了吧,中国人闲聊就是闲聊,想到什么说什么,还管有没有结论什么的。听他说韩国人谈话最终要有个结局的形式,即使不是结论什么的,总要有个收尾的部分。

虽然玩雪之后脚和腿都湿了,冻得生疼,回来后也挺累,但是今天真的很高兴。

VANCOUVER 日志22

我们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山西人!

今天收到了老乡果果发来的邮件。看到有人为了我的一篇日志而发一篇那么长的读后感,很是感动。信的最后她说:

“环境可以影响人~~朴实的孩子可能会变堕落
环境也可以塑造人~~朴实的孩子可能会更坚强

我相信 我们永远是第2类的 因为我们是山西人
我们是出得厅堂 举止幽雅
下得厨房 样样能手 的 山西人 哈哈 ”

我相信,我们都是好的,晋商当年骑着毛驴走遍天涯海角,创造一代又一代商业神话。他们含着泪走西口和自己的爱情和亲情告别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这样的年龄。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门口。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有话儿留:
走路要走大路口,
人马多来解忧愁。
紧紧拉着哥哥的手,
汪汪泪水扑沥沥地流。
只恨妹妹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只盼哥哥早回家门口。

“……我怀疑我们以前对这首民歌的理解过于浮浅了。我怀疑我们到今天也未必有理由用怜悯、同情的目光去俯视这一对对年轻夫妻的哀伤离别。听听这些多情的的歌词就可明白,远行的男子在家乡并不孤苦伶仃,他们不管是否成家,都有一份强烈的爱恋,都有一个足可生死以之的伴侣,他们本可以过一种艰辛却很温馨的日子了此一生的,但他们还是狠狠心踏出了家门,而他们的恋人竟然也都能理解,把绵绵的恋情从小屋里释放出来,交付给朔北大漠。哭是哭了,唱是唱了,走还是走了。我相信,那些多情女子在大路边滴下的眼泪,为山西终成“海内最富”的局面播下了最初的种子。”

——余秋雨《抱愧山西》

晋商的没落是一个悲剧,新一代晋商诞生了,但是名声却不怎么好,被全国报纸杂志描述成暴发户的典型。我们山西留学生一定要好好学习,往小地说是为了报答父母,养活自己,往大地说,为了咱们山西老祖宗的荣耀。咱得让别人知道山西商人不是暴发户,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人。

VANCOUVER日志21

留学生们,别再抱怨了。

之前一直在抱怨自己的生活辛苦,听好多人也说,在外面留学,本来就是吃苦的。但是今天忽然想起高中的同学,才感觉到,留学生其实已经够幸福了。

在高中的时候我们班有好多人是乡下来的住宿生,我去过很多次学校的宿舍,条件很差,楼道里就一股子臭味,8个男生住一个宿舍,脸盆、洗衣粉和鞋子都堆在床底下,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放在各自准备的一个小箱子里。宿舍里没有书架,课本没有地方放就都堆在床头的枕头边上。宿舍里没有水房也没有厕所,洗脸打水要到楼下打,打开水更要到教学楼旁边的开水房打。洗衣服就用脸盆洗,洗完了挂在宿舍里。宿舍有一个脏水桶是用来倒洗脸水和洗脚水还有撒尿用的,如果有个值日生当天忘了倒脏水,宿舍整个会臭到不行。还有,即使有暖气,宿舍冬天也会很冷,我有个同学跟我说他们早上起来不想去跑操上自习,就把水浇在门上继续睡觉,水一会就结冰了。管理员弄半天弄开,也下自习了。

说完了住,再说说吃,学校食堂的饭大家应该都会有点印象吧?即使是大学食堂的饭也很容易能找到类似苍蝇蟑螂之类的东西,更别说小小一个中学的食堂了。碗筷都是公用的,别人吃过的碗筷被食堂的职工拿去在洗洁净水里泡一下然后在温水里冲一下就又给其他人用,食堂卫生状况和饭菜的质量堪忧。

再说行,国内住宿生很少有交通工具的去哪里不是步行就是搭公交,当时在我们那个屁点大的县城里那些学生去哪里都步行。甚至有的人回乡下为了省10几块钱的车票钱,每次回家竟然都是问同学借自行车骑回去的。

在着装方面,住宿生也是学校里最朴素的一群人,有一次一个同学看着我的衣服好,问我多少钱买的,我说100多吧,他惊讶地瞪大眼睛:“100多买一件衣服?太奢侈了吧!”

我们再看看留学生的衣食住行。先说吃,住白人HOMESTAY的学生总是抱怨自己吃不好,每天起来吃生菜三明治。姑且算做是受苦吧,可是留学生住HOMESTAY据我所知不会超过3个月。从HOMESTAY搬出来之后自己租房子,如果自己做饭,有TNT华人超市,每个星期去买一次菜可以做很好;即使是有的人不会做,去饭店买东西吃,也可以吃到很好的中国菜,日本寿司,韩国菜或者很好的西餐。做得好不好不说,温哥华餐饮业的卫生条件比起国内的学校食堂不知道好多少倍。

再说说留学生的住宿条件,来这边买房子的留学生咱就不提了因为那毕竟很少。就说普通情况吧。住HOMESTAY的时候一般都有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出来租house 虽然条件没有那么好,但也是有独立的卧室和最多4个人一起用的橱厕了。租APARTMENT的留学生更是最多2个人或者3个人一起用厨房和卫生间。24小时热水供应可以每天都洗热水澡,洗衣服有专门的洗衣机,这边很少听说有留学生用手洗的。因为有卫生间,所以也没有听说过有人还在卧室里放夜壶的。更别说用脏水桶当夜壶用了。至于在室内就结冰的情况更不可能出现了,这边冬天不是很冷,学校,公交车上,家里到处都有暖气,
在交通方面,留学生有很大一部分人来这边后会买车,很多人买顶级的车咱在这里也不用提了。即使留学生不买车,这边的交通也很便利,想去哪里,一张BUSPASS就够了,跨区的话出示学生证也足够了。

在穿着方面,我想很少留学生带过来的衣服是100块人民币以下的吧?更别说那些在这边买衣服的人了,很多人还买名牌。连内裤都要名牌的人咱在这里也不提了。

留学生唯一可以抱怨的是这边什么都自己做,而且很多时候要用到英语。语言不一样,比起国内的那些住宿生要吃力一点。过年过节在这边也要孤独一点。

当然地区不一样,高中的那些住宿生的生活条件也不尽相同。有那些少数的贵族学校的住宿生生活也很夸张。写这些东西不是在说留学生生活有多奢侈,也不是让留学生大冬天让房东把暖气关掉在房子里结冰玩,只是想说,这样的苦比起在国内高中甚至初中住宿的同学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他们在比咱们小好多岁的时候就受了比咱们多的多的苦,我们真的不应该再抱怨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