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期末考试

经过长时间坚持不懈的努力,我终于把该死的心理学课本看完了,收拾收拾准备下午3点半的期末考试了!心理学虽然很有趣,但很难拿到好的分数。45分钟要做完60个选择题并且要留足够的时间用来涂答题卡,对于本地人来说已经是很有挑战性了,更不用说我们这些母语非英语的国际学生。

期中考试成绩很不理想。拿不拿高分是另一码事,千万别给我挂了。

说说中国的餐饮业

好久没像高中写周记那会愤世嫉俗了。刚刚看刘叔叔的文章,文章里谈到了我们武乡餐馆服务生服务差的问题。我也在这里发发牢骚,说说中国的餐饮业。

以下内容引自刘叔叔的文章《武乡县城---硬件可称赞,软件待改进》:
“原来我们六个人,桌子上放有三双筷子,现在加了三个人,本应该放九双筷子,在提示下,一会儿服务员又拿来三双筷子,可能是小时候数学没有学好,还是不够;倒饮料和酒的杯子也是要了好几回才送来;涮锅的汤少了,也只有我们叫的时候才过来加;菜没有了也只能是大着嗓门叫喊服务员才过来给你要去,就这样,端来的也还是没点的,真正点的菜却没有拿来。
  一个比较大的饭店,今天中午一共才没有四、五桌客人,可服务员却好像顾不过来似的,一个个忙得团团转。我们点面条了,就是现场拉的那种面,总共点了十条,拉的时候还掉在地上一条,只好回去给补了来。”
武乡、长治市,如果不算服务特别出色的高档酒店,甚至全国餐饮业都有这样的问题。而且,不瞒您说,在温哥华,中国服务生的态度也普遍很差,好多老外在中国饭店吃饭是不给小费的(有人更损,只留1分钱的小费,这个比不留小费还伤自尊)。进门把你安顿好点好菜之后如果你不叫,就没人来过问了。我也偶尔去过几次西餐厅,并且还不是很高级的餐厅。里面服务生的态度那叫个好啊,刚进来就问有几位,完了一会儿过来要问我们要点什么喝的,我们刚看完菜单,又有服务生过来问你们准备好点菜了吗?点菜之后上每道菜他们都报菜名,在我们吃饭的过程中,路过的服务生偶尔都会来问一下”how are you guys doing?”问我们需不需要加水什么的。所以,我们杯子里的水从来都不会空。

以上那些其实是其次的东西了,最主要的东西,吃饭讲究的是气氛。去中国人的餐馆,服务生看着一个比一个忙,而且好多服务生都不给顾客好脸色看,有的餐馆是一个服务生管一个桌子,如果你这桌找不到自己的服务生,你叫别人别人也不理你!在西餐厅就不一样了,虽然这里的服务生也很忙,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你招手示意,看到的永远是一张张笑脸,并且是十分真诚的、赏心悦目的。

有一次和老外朋友聊天,我说到了在中国服务业,好多从业人员上岗前有培训,而且还有专门培训笑的。老外很吃惊:怎么笑还用培训?我们这边高中生就在外面打工赚钱,在服装店,快餐店,餐厅。没有人给我们培训怎么笑啊!说的也是,早在高中时期我对所谓的国际微笑就颇有微词,说要露几颗上齿几颗下齿。如果笑容不是发自内心的,你把满嘴的牙都露出来,笑得还是那么假。皮笑肉不笑,不用说赏心悦目了,冷得慌。

所以究其根源,除了有中国的服务业水平有待提高外,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人普遍的性格问题。稍有接触西方人的同志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些老外表情还有说话的用词好夸张啊!如果他们高兴,那就是写在脸上的,说话语调也变了,用词也变了。老外夸人,会很夸张地说:“你今天真漂亮!”而且重音放在“真”字上面,如果你成功地做了很小的一件事(比如你帮他们搬了一下行李箱),他们会说:“干得很好!非常棒!”重音在“很”、“非常”。听了之后让人感觉就很舒服。如果老外怒了,他们的用词也同样很夸张。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说,我生气了,我恨你之类的话。其实他们生气的程度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

相反,想想我们中国人怎么夸人的。“今天穿得不错!”、“干得不错”等等,中国人讲究喜怒不形于色。夸人一般都用“不错”做形容词。如果想让别人用“很棒”来形容你,你必须是完成了一项很艰难的任务。如果一个中国人老跟你笑,你会觉得,他是不是有求于我?如果是异性,你会想更多。所以,中国人没有老和别人发笑的行为习惯。服务生面无表情也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