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说还休

在国内的时候我们那边是以每年的春节为标尺来算岁数的。出国之后一直很忙,过年也没有了国内的气氛,所以我出来这么久就好像人有时候忘了今天星期几一样,都不记得自己今年多大。别人问我几岁的时候我要想半天,最后从我出国几岁算才能算出我的岁数。刚刚看了看之前自己写在MSN空间的文章,忽然就觉得,身边所有的信息都在跟我说,你长大了,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要马上混之前还认为是遥不可及的“社会”了。

上上个星期和父母视频的时候终于有机会见到了好久没有见的弟弟。弟弟上高三,上学很忙。所以和父母聊天的时候弟弟都还没放学到家或者已经吃完饭抓紧时间去睡午觉了。一下子视频里面蹦出一个精瘦精瘦的大男孩的面孔,我眼前一亮,弟弟长高了,也变瘦了。虽然知道弟弟一直在长高,但是当妈妈跟我说弟弟已经长到快187厘米的时候我还是吓一跳。爸爸笑着说前几天弟弟进奶奶家门的时候被门框磕了一下,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门框很高的一般人都不可能磕到。量了量门框是185厘米,这才量弟弟,已经187了。187是我想都没想过的数字,想不到弟弟一下子窜这么高。弟弟现在在班里已经连续好几次考试是班级第一了。听到这个这么让人欣慰的消息,我心里除了高兴外,另外还有一种琢磨不透的微妙的伤感。我出国的时候弟弟还是一个在上初中的小毛孩,个子还不高。甚至去年回国见到的弟弟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喜欢体育,性格有点内向,因为不喜欢写作业老被爸爸训,我在武乡呆着的那段时间还负责看着他做功课。就这么一转眼,个子也这么高,说话嗓音也变粗了,全身都散发着阳光和活力。看着比自己小7岁的弟弟忽然变得成熟懂事,忽然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大人了。

现在偶尔在网上碰到国内的朋友,得知他们有的考研究生了,有的已经工作了,还有的在忙着找工作。从小一块玩到大的牛牛也跟我说,他明年就要结婚了。上高中的时候和朝夕相处的朋友见面说话,“上哪玩去啊?”下次回国见到久别未逢的朋友说话估计都变成,“孩子几岁了?”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却道新凉好个秋!

I AM BACK

有一段时间网络一直不是很好,新浪博客一直登录不上来。后来也就把自己在这里还有博客的事就给忘了。汗颜。

我在温哥华日子过得很平常,9月3号开学以来,新学期已经上了差不多一半了,期中考试陆续来临,今天数学考试挺简单。老师原来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上次全班平均分只有50。老师说我出的题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好好学习才行。没想这次拿到试卷我差点没乐死。我第一次做微积分做这么愉快。
计算机的期中考试很不理想。有关time complexity的东西还是掌握得不够好。不管怎么样已经是过去式了。只能加倍努力争取下次考试能弥补回来。

大学生活很紧张,有时候我还真挺羡慕国内的朋友。就别说其他的条件了。不用每天都翻着字典看厚重的英文教材,上课可以随心所欲地提出问题回答问题甚至起哄,这两点就够我羡慕很久很久了。

同时我也想祝福一下在国内的亲朋好友。祝福一下我的故乡武乡。一年多没回家了,不知道武乡现在变什么样了。衷心希望国内的亲人朋友们都能健康幸福地享受生活,老区的经济和文化能够蓬勃发展。等我下次回去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