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 梦回故乡

昨天是温哥华的年三十,晚上看了看PPS录播的春晚之后就上床睡觉。做了很多直到今天早上醒来还在细细品尝的梦。

这些梦没有固定的情节,或者有情节但是我醒来之后全忘记了。但是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梦里面出现的每一个人的脸。是的。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些最亲切最熟悉的面孔?爸爸、妈妈、我弟,姑姑姑夫们,叔叔婶婶们,军军哥哥、娜娜姐姐,我们都在奶奶家过年呢!梦里奶奶家好大,我梦到我们每家子都有一个独立的两室一厅,叔叔姑姑们都来我们的两室一厅看我,说京京啊有些日子没有回来过年了。大年初一我非要从奶奶家出来,和牛牛上街去玩,还在街上碰到了一些朋友。在梦里除了那个不切实际的奶奶的家,其他的画面真是真实而又遥不可及。好像从我出生到现在所有过年的景象全部在一瞬间全部掠过我的脑海似的,后来的梦里就剩下这些亲切的照片,亲切的面孔,再也没有情节了。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今天晚上太困小睡了一会,竟然还做了同样的梦。我不知道我当时在哪里,但是还是看到了二叔三叔四叔,看到了我的表哥表姐们。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清醒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自己有多想家,难道潜意识里自己思亲的程度竟严重到这个地步?

3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年三十只能通过电话问候远在大洋彼岸的亲戚朋友,虽然拖得时间长了也无语,但每次只嘘寒问暖一顿终归觉得不过瘾。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就真想那个电话就一直打下去。

家对身在异乡的人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游子在外漂泊,都有一种思乡情怀,想着以往在故乡的点点滴滴。终因离家太久而思乡成疾,然而当游子终于决定辗转波折重返故乡时,却愕然发现在外面多年的自己已无法融入故乡的一切,所以只得整点行装再次出游。游子的一生就在故乡与他乡之间徘徊了。

不知道我会不会也沿着这个逻辑活下去。

有时候还真不敢想下次回去过年应该是在几年之后了。到时和爸爸妈妈一起看春节晚会时的心情会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