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2013年,新的开始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2013年的1月1日也并不比2012年12月31日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但人们为了给自己一个进步的动力,往往要在新年来临之际许下自己的新年目标,新年新气象。人们希望自己在来年能向这个目标而努力。制定新年目标逐渐成了人们跨年聚会时的习俗,就像每年生日吹蜡烛前的许愿一样。 不过悲剧的是,我们大多虽然每年定目标,但目标依然遥不可及。每年听到最多的目标无非是减肥、戒烟、多抽时间陪家人。当大家每年都在订同样的目标但都毫无进展时,一定要意识到,如果再这么下去到自己生命结束时,自己依然无法完成这些事。 我希望我在新的一年里能继续锻炼,体重能控制在78公斤以内,要比2012年更加努力地投入自己的工作,要比2012年更关心自己的家人,希望能阅读更多摄影方面的教材,拍出一些像样的照片。我相信等2013年12月31日时看到这篇文章能会心地微笑一下。

姥爷,愿你在天堂安息

今天听到了姥爷去世的噩耗,心里太压抑了。妈妈说,姥爷昨天早晨醒来后说有点困,再睡一会儿。姥姥还在厨房做饭,姥爷就再也没醒来了。虽然大家都在说,这样对老人家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没受什么苦,也没生什么重病让儿女费心,就这么在睡梦中走了。 但我心里还是好难受。 我从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学前的大部分时候,以及上小学的寒暑假我都回姥姥家。和我一起回去的还有我表哥。我很珍惜在姥姥家的时光,因为不仅有表哥作伴,而且还有姥姥姥爷每天照顾我们。虽然当时年幼无知,很多事情现在都不记得了,但一回想起那段时光,我脑海里就有夕阳下美得让人心醉的景色和杨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的声音。姥爷拉着我和表哥的手,一起去看压路机,看体育场(当时县里修建体育场,铺设“新公路”,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压路机)。除了督促我和表哥做假期作业,姥爷还教我们练毛笔字。不过惭愧的是,到现在我除了记得质地粗糙的宣纸和充斥怪味的墨汁,其他都忘得差不多了。姥爷平时爱和人下象棋,玩牌。印象中,姥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和一帮老爷爷在一起下棋玩牌。不过让我和表哥比较恼火的是,姥爷当时嫌我们棋臭,死活不和我们下棋。除了教会我们基本的规则外,姥爷再没跟我们谈论过象棋。 姥爷在97年因为一场手术意外而半身不遂,十多年来一直行动不便。还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姥爷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手老不由自己使唤。有一次上去看姥爷,我看到姥爷手指甲有点长,于是后来给他买了个超级大的指甲剪,每次回去都给他剪指甲。 姥爷一直很喜欢这个指甲剪,逢人就说“这个是我外甥送的”。 后来我出国,回国的机会很少。今年是我出国后第三次回国,回去见到姥爷,发现他比之前瘦了点,也精神了。之前姥爷耳背、说话也不清楚,但这次回去听力变得好很多,说话也利索了。他还跟我说“我现在都能自己剪指甲了,你看我剪得多好”。 我看了看姥爷的指甲,欣慰地笑了笑。 “我想把那个指甲剪也给你姥爷带着,”妈妈的话把我带回了不愿回到的现实。我顿时泪眼模糊,我真他妈混蛋啊,今年夏天在那傻笑的时候也没想着说给姥爷再剪一次指甲,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我出国后,无数次地想过,当自己的亲人忽然离我而去,我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憋得慌,我想找人说话,我想大哭一场,但此时陪伴我的只有无声的眼泪以及我早已习惯的孤独。 姥爷,如果你想我,就给我托梦吧。我很想你!

今天学到的数据库命令

今天要将以往的文章加到标签数据库,通过人工一个一个筛选太麻烦,于是就找到了下面的命令。比如你想加文章里含有关键词“温哥华”,就搜索温哥华这个词,将其加入到相应的标签。 INSERT INTO blog_tags SELECT blog_id, 80 FROM blogs WHERE blog_category_id = 1 AND blog_content like ‘%温哥华%’ AND status = ‘P’ AND removed = ‘N’

如何防止别人抄袭你的文章内容?

做网站的最痛恨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章被别人几下就复制走,更气人的是很多人不转载原文出处。这对原文作者是非常不礼貌的做法。为了防止别人复制自己的文章,只需在html文件的<body>里加入如下代码即可 <body oncontextmenu=”return false” onselectstart=”return false”> (这是一个完整的<body>标签) 这样一般人就没法偷窃你的文章了,如果你碰到了网站站长,还需要更为高级的办法才行。

博士研究生?

今天工作的时候发现了“博士研究生”一词,心想研究生就是研究生,博士生就是博士生,那“博士研究生”是什么呢?查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孤陋寡闻了。以下内容节选自百度百科: 博士研究生即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简称博士生,人们日常生活中所说的考上了博士,读博士等,正是指博士研究生。我国高等学历教育分为三个学历层次:分别为专科,本科,研究生,而研究生学历为最高学历,但研究生可以根据学位可以分为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是高等学历教育中最高的教育等级。博士研究生毕业时,可以获得全日制博士生毕业证书和相应的博士学位证书。而以同等学力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则不能取得学历证书只能取得学位证书,其学历仍然是原学历,如本科或硕士研究生。 但为了不引起读者疑惑,我还是将“博士研究生”改成了“博士生”。    

有点理解加拿大政府对乞丐政策的苦心了

学英文的时候我们学乞丐叫begger,乞讨者的意思,有点贬义。来温哥华之后才发现这里的乞丐被称作homeless,无家可归之人。比begger中性。 温哥华的社会保障制度对老弱病残人士格外照顾,所以不太可能出现像中国大街上那种残疾人老人乞讨的状况,沦落到homeless的大多都是青壮年。在这个随便打点散工就可以月入1000加元以上的社会,沦落为homeless真不是一般的懒或堕落就可以实现的。所以我一直对政府给homeless的人提供免费食宿的政策感到不解。为什么要花纳税人的钱养着这一群懒人?为什么他们还有资格站出来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益?政府不应该让他们挨饿受冻好让他们为这个社会做点贡献么? 最近我忽然悟到,虽然作为个人来讲,每个人都应该努力进步,努力赚点钱养活自己的,但是从宏观经济学的观点来看,在一个经济发展的阶段,失业是在所难免的。假设一个很小的封闭城市的经济发展只创造了100个职位空缺,但是这个城市里有150个劳力要找工作,假设劳力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亲友资助,偷盗抢劫),无论如何分配,最终还是会有50个人失业并且无家可归。即使这失业的50个人中有20个人通过努力争取到了职位,但是这又意味着已经获得职业的20个人要失业,无家可归的人数还是50个人。既然这50个homeless无可避免,作为政府来说它就得确保这些人也能享有作为社会一分子最基本的权利:生命健康权。 所以加拿大政府制定保护homeless的政策,其实是在行使其政府职能,同时也是政府人道主义的表现。

UBC华人以风水为由阻止建设善终医院,你有什么看法?

UBC就是我在温哥华读的学校。由于风景美丽,面海靠山,又有大学浓厚的文化气息,校园内很多处公寓楼都是有钱人集中的地方。房价都百万起跳。 近日,UBC决定在其中一处公寓楼附近建一个善终医院。善终医院是给那些生命将走到尽头的病人住的,虽然是学校人道主义的表现,但住在公寓楼里的中国人一听自己花了一百多万加元买到的公寓居然旁边建一个放“将死之人”的地方,当然纷纷起来抗议,说这样不仅会影响他们的房价,而且风水不好,对他们子女的身心健康也有影响。 校方和政府都相对冷静,并没有出来发表太多言论,UBC校方只是出面说建设医院并不会影响到房价。 倒是百姓和各大主流媒体对中西方文化差异的讨论又被激起了高潮。西方的电台、媒体纷纷表示“中国人愚昧无知”,“中国的文化是垃圾文化”,“中国人如果不能接受本地文化请滚回中国”类似的态度。令人心寒的是,在很多华语论坛里,言论竟然也倾向于责骂这些抗议民众的“劣根性”:都出国了,还有中国人的“劣根性”。 由于上升到了文化高度,温哥华其他的华人社团和专家们也坐不安稳了,纷纷起来澄清:居民们提出来的说辞并不是中国文化,他们错误地代表中国文化。风水师也说,住房附近盖医院并不见得会影响房屋的风水。同时,中国文化也是善待老人的,这些抗议的居民并不了解中国文化,不了解风水。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在外面的态度:窝里斗。在国外,凡是有中国人做了任何和当地社会不和谐的事情,必然有一堆中国人出来骂,甚至在我们华人的论坛里,我们都可以常常可以看到:大陆其他地方的人骂广东人(大多因为广东人说话太大声),台湾香港人骂大陆人(大多因为国家的界定,好多香港人到现在还说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南方人骂北方人(大多因为南北方文化差异),嫁给老外的女人骂所有中国人(大多因为这女的装13),言必称“你们中国人”,好像她和中国人已经没任何关系。 我的态度:站出来骂人的华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百多万加元换人民币一千万了,这些移民根本没法在当地赚这么多钱,都是在国内攒的血汗钱。你再有钱一下花这么多也肉疼吧?买了一套这么好房子,却发现旁边要建一个放将死之人的医院,能对房屋贬值不担忧么?个人觉得抗议的居民并不是有多害怕医院影响风水,主要还是担忧房价问题。但如果只提出了房价问题,好像显得我们中国人只在乎钱,于是又加了点理由,“这个医院影响风水,影响子女健康”,提到了风水,当然就把所有的中国人都拖出来让西方人给骂了。我觉得这些强加的理由是很不道德的。 虽然这里确实没中国文化什么事,我还是想说一下,中国的文化是要保留,但有些态度必须改变。新移民来加拿大很多都是“我是李刚”以及“不差钱”的态度。在这里没人管你在国内是不是李刚,也没有人觉得你开兰博基尼了就多了不起,多接触点当地文化,融入当地的社会才是你应该做的。 另外我也很能体谅骂我们中国人让我们滚回中国的加拿大民众。换个角度想,如果一批加拿大人移民到中国去,然后还对我们政府,学校的规划指手画脚,抗议什么的,我们中国人也一定会让他们滚回加拿大,不是么? 如果你看完了我的文章,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送餐二三事

周末我在一家日餐馆送餐赚点零用钱。送餐的时候碰到的事情教会我一些道理。我讲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1. 有一次送一个19块多的餐,为了方便叙述,假定19.32块吧。送到之后客人翻箱倒柜拿出来一个10块钱和一堆零钱给我,说“这里是20.32”。虽然觉得小费少了点(一般客人给10%-15%小费,也有的一分不给),但是我还是说了谢谢然后离开了。走的时候发现女孩的表情怪怪的。回去的路上我在想,客人给小费很少有给整数的(比如33.54,客人会给37说不用找了)。这个女孩居然给我20.32,小费1块整,真是闻所未闻。等等,…天哪,我终于知道为啥人家表情怪怪的了,人根本就没打算给我小费,1块钱是要找回去的。 点评:别人说的话,别人做的事,千万别草率地自以为一切都懂。 2. 有一晚上,店里接了一个比较大的单,80多块的(至少是4人份)刷卡单。我送过去的时候,客人是一个大胖子,我给他账单让他签名(刷卡单要客人写小费,写总数和签名)。我和客人套了套近乎(当然是希望他签多点小费),说:“Big Party huh?”(今晚有聚餐啊?)客人脸上一僵,说“it’s for myself”(这我一个人吃的)。我接过账单之后僵了:小费一栏,客人一分没有写。 点评:不确定的事情千万别乱说,祸从口出,祸从口出啊! 3. 这两个故事我要放在一起讲。有一次我送一个50多块钱的单,客人很生气地说:“我对刚刚接我电话的服务生很生气,小费我一分钱都不会给”。我表示理解并深深地道歉后离开。另外一次,我送了一个20多块的单,回到店里之后客人打电话过来问为什么没有芥末酱和寿司姜(都是吃寿司必备的东西),并对打包的服务生非常生气。我战战兢兢地把遗漏的东西送到客人府上时,原本以为客人会臭脸相待,没想客人满脸歉意地说:“实在对不起让你又跑一趟,这是两块钱,给你的小费”。我说刚刚你已经给过我小费了。这次本来就是我们店里自己的错误,怎么能再要你的钱。客人笑笑说,这是那个服务生的错误,你不应该为她的错误买单。 点评:有些情况下,你关注到了个体的利益才是真正的顾大局者。 4. 加拿大货币5块钱以下全是硬币。为了给客人找钱方便,我都随身携带一个蓝色的圆桶状盒子装零钱。大部分客人们知道那个是零钱盒的时候都会说我很用心。有一次送餐,客人问我蓝色的盒子是干嘛的,我说这是我的零钱盒子。结果客人在找钱付账的时候生气地跟他妻子说:“现在的年轻人真‘聪明’啊,居然拿一个小盒子来跟我要小费”。在收他钱的时候我解释说,这里面的零钱是我用来找钱用的,不是用来乞讨的。 点评:做一件事别指望得到所有人的赞赏。另外,别自作多情,有时别人做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和谐

前段时间国内高中同学过来经过温哥华,我开车带他去史丹利公园转了转,回来的路上忽然奔出几个小东西我来了一个急刹车:五个浣熊结伴过马路呢!俩大的浣熊一前一后,中间仨小浣熊,走路不紧不慢。这是吃过晚餐要出来散步么?真悠闲。 这边动物在公共场合对人的毫无戒备到了让人有点生气的地步。有一次我看到人行道上有个鸽子,试探性地用腿挥了一下想把鸽子吓跑,鸽子居然不给面子地完全忽视我的动作,无奈之下我又飞起一脚踢将过去,快被踢到的瞬间,鸽子才蹦几下离我远了点,竟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朋友家住在海边,公寓的阳台常常会飞来海鸥,我们都可以直接开窗户跑到海鸥旁边照相。海鸥居然也还都挺给面子的。兔子和松鼠在这边也非常容易见到。他们虽然没有那些鸽子海鸥胆大,但人如果没有忽然靠近,他们根本没有要跑的意思,都在忙自己的事。 在伟大的祖国,我从小到大野兔子只见过一个。五六岁的时候和小伙伴到西河滩玩,河对面隐约看到一只土色的野兔,我其实都没看到那只兔子具体长啥样,因为我只看到了它仓皇逃离的背影。 我想说的是,通过这么点区别,我就很容易地感觉到了加拿大这边人与动物的关系比在国内和谐多了。在这边人类和动物尚且如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不认识的人见面都可以打招呼笑一下,人行道只有两个人宽,面对面的行人如果多余两个人,大家会自动排队让出一排让彼此通过。我也见过很多中国人并排走然后白人无可奈何地绕道的情形(当然也不能怪他们,我们没这个习惯嘛)。人们上电梯,上公交之前,会让里面的人都出来才上去。在交通灯出现故障的情况下,四个路口的车严格遵守4 way stop的走法,四个路口哪辆车先到就先走,一个一个轮着来,虽然没有交警,但也井然有序。 然而,和谐在中国却演变成了一个动词。记者发的文章,网民传的视频,某位明星不留心的一句话,导演拍的新戏动不动就被断章取义而被“和谐”。引用郭德纲的一句话,“文革结束了,难道没人告诉他们么?” 和谐应该是一种现象,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自然之间彼此尊重彼此共存的现象,而不应该是统治阶级用来封杀不同声音的借口。

栽培祖国花朵的那些园丁们

前些日子有朋友来家吃饭,饭后闲聊就必不可少地聊到了我们各自的中学时代。我朋友说他们中学全校学生中午都在食堂吃饭,吃完中饭要在课桌上趴45分钟。我说,那你们虽然不能回家吃饭,但吃完饭还有快一个小时在教室眯那么一会儿还挺不错的。哪知我朋友说,什么呀,在课桌上趴45分钟是学校的硬性规定,就跟上自习似的,有专门的老师会巡查,如果发现谁没趴着会被处罚的。听到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人不可能说每天几点睡觉就能睡得着,困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很快会睡着,那不困的时候要被人强迫在桌子上趴45分钟真就是一种煎熬了。困的同学眯一会儿,不困的同学自由活动不挺好的么? 由此我又想到自己上中学的一些事情,学校很多规定是那么的不合理,但是规定就是规定,你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反驳的权利。我记得自己去过一所中学,教导处主任每天在大门口检查学生的“仪容仪表”,我背一单肩包,被主任拦下来“你哪个班的?我们学校不允许背单肩包!”我很讶异,单肩包怎么了?虽然我不知道单肩包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但我非常确定我们的父辈上学已经很流行军绿色的单肩包了,我也非常确定我从开始上学就背单肩包。我反驳他,他居然说我不听话,规定就是规定,下次让他看到他就全校通报批评! 不知是哪位神人把学生比作祖国的“花朵”,教师比作“园丁”。现在想想这个比喻真是有点反讽的意味了。很多老师和从教者真把自己的学生当“花朵”,自己就是那从来都用不着考虑花朵感受的“园丁”了。园丁认为什么时候该给你浇水了,什么时候该给你修枝剪叶了,什么时候该让你晒晒太阳了,你花朵没有声音反抗,没有力量拒绝,一棵棵本来应该有自己一片天地的松柏被密密麻麻排在一起全部剪了整整齐齐的平头,本来应该在草地上享受阳光的太阳花被园丁用来摆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和造型迎接领导视察,各式各样的鲜花被赋予不同的“花语”,被拦腰截断,放进了别人餐桌上的花瓶…..